春节过后,节后综合症发作,牢骚不断

我想我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安安心心仰望夜空的日子,哪怕是雾霾,哪怕只是无忧无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一天都重复着一样的事情,上班,下班,回家,睡觉。面对着同样的人,讲着同样的话,敲打着同样旋律的键盘,不同的,只是日历上的数字而已。

摄影是一种青春行为

曾几何时,上下班的途中,我还会随身带着相机,记录下这个城市的变化,慢慢的,相机变成了手机,手机变成了眼睛,而眼睛最后变为了视而不见。有人说过最美的旅行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途中,而我早已忽略了过程,只不过也搞不清楚目的地在哪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父母说我无病,早晚会作死自己。跟上一辈的沟通,我想我还是缺少应有的技能,他们不懂,其实,人海茫茫中需要的还是心灵上的触动。庆幸,我还有一位懂我的妻子,时时支持与安慰。

旅行也是一种青春行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把这两种青春的爱好结合在了一起,一发不可收拾,或者这就是仅存的生活动力。不出去走走看看,我会变成行尸走肉,缺乏思想。而出去的目的,一方面是好奇心,另一方面为了宣泄父辈眼中的美好,我们眼中的不满。

就这样,在过完年的第二个周末,我们来了常毫无准备的旅行,美其名曰,说走就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