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风情类节庆活动有哪些_节庆风俗_节庆民俗/

毛巧慧

民俗风情类节庆活动有哪些_节庆民俗_节庆风俗/

毛巧慧部分学术著作

编者注:

自2006年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全面启动以来,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如火如荼地开展,这也为民间节日研究开辟了创新思路。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传统节日习俗的研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为民间节日研究提供了哪些新思路? 如何让这种新型节俗成为乡村文化建设资源的汇聚点和增长点? 带着这些问题,本期《学术周刊》对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毛巧慧进行了专访,请她从“民间节日”的角度具体分析民间节日的变迁及学术研究的新思路。非物质文化遗产。

民俗节日研究中的“变”与“共”

学术周报:进入21世纪后,民间节日研究在我国全面启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背景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毛巧慧:我国从2006年启动非物质文化遗产全面保护至今已有十多年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学术界搭建了新的平台。 民俗学、文学、戏剧、艺术、人类学、建筑学等学科在这一学术话语下融为一体,形成了新的研究领域。

在这一领域,民俗学者积极活跃,使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民俗学发展的重要课题和推动者,形成了民俗学的新研究视野。 虽然“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一块唐僧肉”,但不同领域对“吃法”有不同的理论。 由于民俗学注重非物质文化遗产,逐渐将“民俗”、“风俗”、“民俗”转移到民族话语空间中。 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涉及保护内容、保护原则、保护方法、保护伦理等,这些也呈现出民俗学家的特点。 学术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越来越深入。 在学术问题的探索上,经历了“真实性”、“原生态”、“文化保护区”以及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学者、文化承载者)、传承人(传承主体)等不同程度的关注上述问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演变恰恰反映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术历史和理论的内部变迁,也呈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发展路径。

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理论越来越深入和成熟,它逐渐变得比一开始的喧嚣更加理性的思考和学术分析。 节日作为民俗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来受到学者们的高度关注。 2016年,“二十四节气”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民俗节日进一步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 在众多话题中,“当前社会民间节日的发展”这一话题引起了学术界的热烈讨论。

传统社会的节日大多是农业社会的产物。 新时代背景下他们将何去何从? 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改变节日民俗的传统风格? 这对音乐节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学者们围绕民俗节日、新型节日与公园文化、旅游对外传播等节日转型与构建,运用“传统发明”、“嵌入论”、“去疆域化与回归”等理论视角进行审视。 对于民间节日的研究来说,这些超越了传统的一维、扁平化的研究。 “当前,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充满不确定性。自古以来,人类从未如此动员和热情地保护过去的遗产,特别是面对不同社会之间的大规模接触。”这种遗产保护意识的产生有一个前提,即“本土生产”及其模式和机制的转变;同时也有一个成本,即当全部或周围几乎所有的遗产都消失了,惊慌失措的人们在剧变中寻找坐标和里程碑来维持自己的命运,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遗产的生产出现了,无论是遗址、文物、实践还是思想;可以恰当地被视为‘传统的发明’。”

民俗虽然不是从无到有,但在新的历史语境中却发生了重大变化。 他们逐渐从乡村文化转向非物质文化遗产。 例如,《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百科全书·代表性项目卷》中,“元宵节”名称后括号内写有“连桥米棍”、“连桥米”,即“兰宵节(连桥米)”。米)”,对其内容的描述突出感恩、春耕、乞巧。

民间节日

“传统”与“现代”

学术周刊:民间节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一定程度上让传统节日融入了现代生活秩序。 “传统”融入“现代”的过程中有哪些突出特点?

毛巧慧:民间节日在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过程中,通过标准化规范进入社会公共领域,融入现代秩序。 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些变化。 元宵节快到了,就以前面提到的“莲桥饭”为例。 “采巧米”是北京怀柔、延庆地区元宵节期间的一项特色习俗活动,内容包括“养米喂鸟”和“乞巧”。 这一习俗包含了早期的太阳崇拜、鸟类信仰、女性乞讨、春耕仪式、敬老等文化元素。 这一民俗节日于2008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在传承过程中逐渐转化为“‘连桥饭’民俗节”。 在转变过程中,它进入了社会公共领域,时间程序、采集食材的过程、参与者的安排都被纳入了现代秩序。 同时,它也被标准化、常态化,变得现代化、娱乐化。 尤其:

首先,传统的习惯时间观转变为“时间表”。 2006年以来,许多传统习俗不再是村民自发的活动,而是开始由村镇政府策划组织,成为相关行政部门牵头的公共领域的“民间节日”。 政府参与和组织的优点是各种活动和规范的统一,将传统习俗纳入新的社会秩序的范围。 “时间表”的出现,意味着人们习惯的时间观念已纳入“现代时间”概念。 在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化群体中,时间的概念是不同的。 正如《走进别人的世界》一书中提到的,在田野调查中,经常会遇到受访者没有按时出现,或者当被问到某个地方有多远时,对方的回答是“半天”或“吃饭时间到了”。 一旦转为“时间表”,就意味着这项民俗活动的时间被统一为“现代时间”。 人们的一切相关活动都必须按照这个时间进行。 现在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现代的生活和工作。 虽然时间范式发生了变化,但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不适。

二是传统食品采集方式与现代食品安全的冲突。 往年正月十五,我们来到北京郊区一个村庄的连桥大米生产现场,采访了8名参与做饭的妇女,其中一名男子是北京郊区“做饭队”的负责人。连桥大米,还有当地政府工作人员。 有人提到,成分与食用者的身体状况有关。 在此过程中,传统的“收米”过程被置于与“食品安全”相对立的位置。 在现场,我们还看到赞助商的广告标语随处飞扬。 现代商业机构介入传统习俗,为民众提供了更加现代的社会保障,而这正是传统习俗活动所缺失的。 它们成为传统民俗活动的良好补充,但却将传统食材与食品安全对立起来。 这在一定意义上消解了这一活动的文化内涵,尤其是“收藏”的文化意义和实践。 在“‘连桥米’民俗节”的举办中,主办方对此做出了一些修正。 活动期间,他们举行了“采集”仪式,组织16名12岁、13岁的小女孩到村边的两三户人家,象征性地采集白菜、萝卜、大米、肉等。把修行活动变成“礼”。 今后,这种文化现象将作为仪式保留在民间活动中,其现实意义将逐渐消失。 这是新民俗中比较完整的一点,值得进一步推广,也为其他新民俗节日提供了一定的参考意义。

此外,还体现出从自由参与到统一安排的转变。 过去很多习俗主要是几家人聚集在一起,或者大家聚集在村里的公共区域(比如村里的街道或者村子附近的河边)。 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国家重视,很多民俗活动开始由乡镇等政府部门统一管理和规划。 文化承载者、文化遗产主体逐渐成为新节日的“参谋”。 既然是工作人员,就必须按照现代社会工资标准接受相应的口粮。 与此同时,他们逐渐开始淡出音乐节的核心,这给他们带来了压力。 感觉和焦虑。 今后举办民俗节日,要考虑到民众的文化传承。 作为文化的承载者,它们不可能逐渐从民间节日中“消失”。 他们逐渐失去了文化传承的主体地位,而这种仪式表演也会逐渐出现上述的“去疆域化”现象,他们也会逐渐失去文化的“土壤”。 总之,主祈福人和随行祈福人参加“养稻喂鸟”仪式的活动更多的是一种仪式表演。 这场表演是舞台的延伸。 他们将“精致”的文化元素展现在观众面前。 但这些元素离他们的生活却很遥远。 他们的表演更多的是通过具体的活动来展示博物馆或文本中展示的文化事件。 在表演过程中,策划者和表演者都在追求吸引观众或社会关注的文化元素,这与民俗活动本身有关。 两国发展存在一定差距和距离。 这或许是民间节日最值得我们警惕和改进的一个方面。

注重新民俗节日的多样性

学术周刊:新型民俗节日已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开发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毛巧慧:在这种形式中,要注重节日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多元的功能,把传统节日习俗中的重要文化元素转化为当前社会可以借鉴的重要资源。 在现代视野和社会秩序的规范下,传统节日习俗被赋予了现代性、娱乐性等新的内涵。 但我们也看到一些传统节日、习俗等文化因素被抛弃。 除了其核心要素仪式表演逐渐“陌生化”外,民俗节日的文化内涵也开始变得简单化。 例如,“‘莲桥饭’民俗节”是北京元宵节期间的民俗文化活动之一。 虽然具有地域特色,但摒弃了“鸟信仰”、“乞巧事”等文化内涵,主要保留了符合大众文化的文化内涵。 “感恩节”,一些当地学者希望将其宣传为中国的“感恩节”。 但对于“乞巧”这一可以充分利用起来作为民间节日新的增长点的探索尚未开展。

民间节日的功能单一、扁平化。 尤其是在文化宣传和祭祀表演方面,只凸显了旅游文化的意义,而调节村里人际关系的功能却逐渐弱化。 春节是当今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 亲友聚会不再以“祭祖”、“家人团聚”、“邻里和睦”、“乡规民约”为中心。 在春节文化聚集的“庙会”里,它成了商品和文化“消费”的大杂烩。 在北京各大庙会中,“花会”可谓一场文化盛宴,但其表演的“仪式性”性质有所下降,其所蕴含的社会社区关系也变得更加隐蔽。 在“连桥饭”的旧俗中,村民们一起吃一大锅用“采来的食材”做成的米饭。 他们一年来人际关系上的不愉快和摩擦在这次活动中消失殆尽,同​​时也形成了一个村庄。 凝聚。 但现在村里文化遗产的传承主体变成了“连桥饭”民俗节的工作人员,这一功能已经完全消失。 “端午节”被简化为“龙船”、“粽子”等文化符号。 “七夕节”被宣传为“中国情人节”,节日背后中国人的“卫生观念”和“情感叙事”被忽视。 对于这些重要的文化资源,文化持有者和“游客”(文化他人)如何通过综合媒体充分开发和吸纳,从形象塑造到文化参与,逐步转化为现在的乡村社会和城市社区? 开发可供参考的资源值得思考。

此外,将民间节日作为“文化资本”或许是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 但作为一种“展示”文化,我们必须注重文化承载者的主体性和节日文化内涵的丰富性和功能性。 节俗活动的多样性、完整性等,挖掘其衔接点和增长点,作为乡村文化建设的资源。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