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历史悠久,景色秀丽,素有“文献名邦”、“西南敦煌”、“东方日内瓦”等美誉,生活在这里的白族人家,更是创造了灿烂多姿的文化。如三月街、绕三灵、本主会、石宝山歌会、洱海开海节等一系列民俗活动;像白族扎染、木雕、大理石加工、金属工艺、染织绣等一系列优秀的传统工艺文化;喜洲破酥粑粑、凉鸡米线、三道茶、乳扇等一系列的饮食文化;金花和阿鹏身穿的白族传统服饰到他们居住的“三坊一照壁”典型的白族传统建筑等等。从点到面,立体的展现着大理白族民族的历史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岁时节令、工艺文化、服饰艺术、建筑艺术以及生产生活等诸方面。它们历史悠久,精湛微妙、古奥而神秘,是大理白族世代传承和赖以生存的根基,独树一帜的个性、丰富多元的面貌是它的最终表现方式。

现当代中国有先锋小说吗?

贾平凹最新出版的小说《暂坐》,可以算是一部“先锋”小说。说它“先锋”,是因为作者基本没有再用传统小说的笔法“工笔似的”刻画人物形象,而是采用一种中国画的“水墨风格”来塑造人物形象。说它“算是”先锋小说,是因为这种写法本质上就是一种“小说散文化”,这在之前沈从文等作家的作品中也有这种审美倾向。

 

传统小说是“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具体的环境描写和生动的故事情节来反映社会生活”。散文化小说,则注重意境的营造和情绪表达,而不再强调“生动的故事情节”,形散神聚,追求作品内在的神韵。比如贾平凹的《暂坐》,全书没有所谓的“完整的故事情节”了,让你感觉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片段的拼凑,但合起来看,你会觉得作家在真实而生动地讲述着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故事。

散文化小说注重人在特定环境中的形象表达,淡化人物情绪,淡化人物典型的刻画。传统小说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散文化小说刻画人物形象则大多使用“写意”笔法。比如《暂坐》中,作者没有细致刻画“大作家”羿光的形象,对十几个“美女”也不再集中使用传统小说的外貌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等手法,而完全是一幅幅淡淡的水墨画一样。神奇的地方在于透过这些淡淡的“水墨人物”,读者仿佛看到了世间百态,芸芸众生。

之前,老作家沈从文以一部《边城》而蜚声文坛,曾因其“田园牧歌式”的散文化小说风格一度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老作家孙犁的小说《荷花淀》也有散文化小说审美倾向。

散文化小说写景描写借助意象,写出诗情画意,强调意境美。语言上句式灵活,长短搭配,充满生活气息和浓郁的地域色彩,对话形式自由,有时不再使用传统标点符号中的引号标出,读者根据语境即可作出判断。注重使用口语和淳朴生动的生活化语言。

当代实力派作家李娟的长篇非虚构小说《冬牧场》《羊道》以及数部自选集,也颇具散文化小说风格,都可以权当作是“先锋小说”吧。

除了以上这几位代表性作家,另外也还有许多作家在尝试着新的创作方法,探索新的写作之路。应该说,现当代中国绝对有先锋小说,但都暂时还不算成熟,或者说,影响力还不够大吧!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