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到古城去“看”风初识大理,大抵源於两处:金庸小说中段皇爷的“一指神功”点出了南诏古国的清远神秘,引人掩卷遐思;上世纪六十年代电影《五朵金花》一曲“蝴蝶泉边来相会”,更将大理风光唱遍大江南北。大理历史深远,素有“文献名邦”美名。
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给大理留下了丰富的文物古迹。而在玉洱银沧之间,自然风光绮丽多姿,苍山如屏,洱海如镜,蝴蝶泉深幽诡秘,风、花、雪、月四大奇景,更将大理引向3000年前的古远时代。大理还是白族的主要聚居地。多彩的民俗风情,“三方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建筑特色,都为人们探寻南诏古国打开了一叶窥秘之窗。
寒冬悄悄而至,正是大理古城的“风”最撩人的时节……流水绕街巷四季花常开在州府大理市,还给我们繁盛喧闹的感觉,而到了大理城,却是古朴而幽静了。大理城的城区道路至今保持着明清以来的棋盘式方格网结构,城内由南到北,一条大街横贯其中,深街幽巷,由西到东纵横交错,全城清一色的清瓦屋面,鹅卵石堆砌的墙壁,显示着大理城的古朴和别致。
清冽的泉水从苍山流进城里,穿街绕巷,经过一家家门前。养花种树,已成为大理人的传统和习俗,他们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小不等的花园,名贵的大理山茶花、杜鹃花,各种红花绿叶伸出墙外,连成一条条花巷,弥漫了全城。初到古城,穿梭於大街小巷,叮咚水声不绝於耳,如奏三弦。
“家家流水声,户户养花忙”果然名不虚传。三方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大理古城北23公里的周城是一个村落,全村居住着1500余户白族居民,是大理最大的白族村镇。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典型的以“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封闭式庭院形式构建的白族民居。
有独成一院,有一进数院,平面呈方形。造型为青瓦人字大屋顶,二层、重檐;主房东向或南向,三间或五间,土木砖石结构,木屋架用榫卯组合,一院或数院连接成一个整体,外墙面多为上白(石灰),下灰(细泥)粉刷。与游牧民族不同,白族自古以来从事水稻为主的农业生产。
定居是农耕民族最主要的特徵,因此,注重居住条件成了白族最传统的生活方式。在客籍和土着杂居的地方,过去曾有这样的俗语流行:白族人是“大瓦房,空腔腔”,客籍人则是“茅草房,油香香”,意思是白族人节衣缩食到了倾其所有也要建造起结实舒适的住宅,而客籍人即便是住在简陋的茅草房里,吃食却毫不马虎,茅草房里经常油味飘香。
在旧时代,建盖一所像样一点的住房,往往成了白族人花毕生精力的大事。他们追求住宅宽敞舒适,以家庭为单位自成院落,在功能上要具有住宿、煮饭、祭祀祖先、接待客人、储备粮食、饲养牲畜等作用。白族民居特别重视照壁、门窗花枋、山墙、门楼的装饰。照壁是一主两厢三主庭院的必要建筑,多为一高两低的挑檐飞角青瓦盖顶的墙体;居主房正前,连接两厢山墙,使三方形成封闭庭院。
照壁正中以石灰粉刷,书以四眼题字,或嵌大理石屏;四周镶勾出扇面、长方、圆形等图案,中以水磨或粉彩绘画。门窗特别是主房堂屋的格子门,多为云木、红椿、楸木、云山等名贵木材,雕上金鸡富贵、喜上眉梢、麒麟呈祥等吉祥图案。大门座选用海东青山石精凿成芝麻花点,砌出棱角分明的基座,上架结构严谨、雕刻精细、斗拱出挑、飞檐翘角的木制门楼。
点苍山有灵独生天竺石大理石头多,白族民居大都就地取材,广泛采用石头为主要建筑材料。大理民间有“大理有三宝,石头砌墙墙不倒”的俗语,指的就是建房取材的特点。石头不仅用在打基础、砌墙壁,也用於门窗头的横梁。这种用材的特徵沿袭的是南诏时期的建筑方式。
据记载,南诏的民居建筑就是“巷陌皆垒石为之,高丈余,连延数里不断”。滇西高原,群山间悠然升起的一列山屏,白峰幽峡,梦一般悬浮在流云高湖之上。这便是大理的苍山。苍山有灵,生於此山的石头,或玉润明洁,或苍翠晶莹,或含云纳雾,或陷峰藏泉,似乎天地独钟这片山水,把大千世界万般情景,都凝结在大理石中,幻为永恒。
大理石的称谓很多:因石出自苍山而名“点苍石”,因有“凉生肘腑间”质感而被诗客称为“醒酒石”,因有“凤凰玉女点石”的传说而被山民叫作“凤凰石”,官家征石时作贡又名“贡石”,民间用於柱础称“础石”,因大理古称榆城而名“榆石”,大理古有“天竺妙香国”之称而名“天竺石”,最终称为“大理石”,当然是宋代大理国建立之後。
世界所产的大理石,以义大利为最多,却以云南大理的最为奇美。大理石一般分花纹大理石与纯色大理石。大理苍山所产的云灰、彩花属於花纹大理石。云灰又称水花,彩化分春花(绿花)、秋花和水黑花三种。苍白玉(汉白玉、础石)则属於纯色大理石。只有花纹大理石才能产生天然图画。
大理的大理石开采已有1500多年历史,开采取石一般要在深山陡崖上,古时候没有安全设备,缺少运输工具,每遇开采大料,都有发生压死人或压断手足之事,“匠工十指淋指血,血浸石骨成丹青。”这两句古诗正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