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人的风俗_当地习俗_当地的风俗/

一年一度的渔家盛宴——南海(茂名博河)钓鱼节暨第五届岭南民俗文化节将于本月16日正式开幕。 钓鱼节是典型的渔民文化活动,具有浓郁的地方文化气息。 渔节来临之际,昨天,茂名晚报记者来到茂名市滨海新区博河镇采访,了解博河镇近年来的发展情况和当地沿海渔民的民俗风情。

当地的风俗_当地人的风俗_当地习俗/

老人说,这就是今天渔船的始祖。

当地民风民俗为人们所称道

博贺镇位于广东省茂名市南海之滨,三面临海。 全镇大陆面积46.7平方公里,岛屿(含大小方济岛)面积2.34平方公里。 辖10个村委会、5个居委会。 5个渔业委员会,2016年户籍总人口76847人。博河镇现已发展成为国家级重点镇、省级渔业强镇、省级科技专业镇、省级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镇、省级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镇。省级教育强镇。 据统计,全镇有渔船1400多艘。

目前,博河镇正借助滨海新区“建设深水港、发展现代产业、建设沿海新城”的大发展趋势,大力发展现代海洋渔业、海鲜加工业和沿海房地产。地产产业,打造滨海旅游和健康避暑胜地。 。

当地人的风俗_当地习俗_当地的风俗/

博贺渔港渔船整装待发

昨天上午,记者走在博河镇街头,看到不少妇女在自家门前编织渔网。 一位妇女告诉记者,马上就要开始捕鱼了,家家户户的渔民现在都在为捕鱼节做准备。 博河海盐渔委原副书记李孔春表示,渔民现在已做好“重返大海”的准备。 在谈到博河镇当地渔民出海前的一些风俗习惯时,李孔春说,博河镇的咸水叹息、赛龙夺金、晚渔歌等疍家文化源远流长,而当地的渔民也非常喜爱这些民俗文化。 。 李孔春笑着说,渔民每次出海前都会“跪拜”,祈求上天保佑,希望风调雨顺,满载而归。

据李孔春介绍,赛龙舟的习俗从他父亲那一代就有了,截至2006年,每次龙舟比赛都会有6-7场,共6轮比赛,长度约6000米。 但由于种种原因,此类比赛自2006年以来就没有再举办过,他们计划明年重新开展龙舟比赛,目前正在筹备成立博河镇龙舟协会。

过去,不仅当地男性会参加赛龙舟,女性也会参加。 然而,女人最爱唱的却是“渔歌”。 李孔春告诉记者,《渔歌》有点类似民歌的形式,但这种渔民文化的影响力却很大。 当地妇女除了唱“渔歌”外,还跳当地民间舞蹈、穿唐装等。

据了解,每当渔节来临之际,为了让渔民无后顾之忧地进行安全生产,博河镇当地渔委都会对渔船和后勤物资的安全进行一系列检查,确保渔民作业安全。 。

老渔夫讲述“往事”

博贺渔港,船只停靠在岸边,渔民们忙着收尾工作。 现场充满了“蓄势待发”的气氛。

博贺渔港是我国南方的天然良港。 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将博贺渔港列入港口建设产业规划。 博贺渔港是广东省三大渔港之一。 渔港面积、码头长度、渔船数量、单船马力、渔业产量、渔业总产值、卸货量等七项重要指标居全省第一。 先后荣获广东省最大渔港、全国十强渔港之一、国家一类大众渔港、广东省文明渔港、国家二类港口也是广东与台湾之间的贸易点。 2010年成为国家中心渔港。

当地人的风俗_当地习俗_当地的风俗/

老渔民向记者讲述他们在海上的艰辛经历。

博贺港地理环境优越,水产资源丰富。 附近不少人“以船为家,与水为伴”。 据当地老渔民肖老波介绍,他今年74岁,从10多岁就开始出海,已经在海上生活了几十年。 。 肖先生说:“一开始我们用的是10多米长的木帆船,以前我们去哪里取决于风向,因为没有现在先进的机械设备,我们就漂流了。”风吹到哪里,平均就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只回过一次香港。” 回忆起自己的渔民生活,肖先生感叹,当渔民真的很辛苦,以前的生活也很艰难。 每天洗澡、刷牙等用水量只有2-3升左右。 ,洗把脸,全靠它吃。 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必须蹲着吃。 因为船在海上很颠簸,吃饭时必须用手紧紧地握住饭碗,时不时地还要捧着碗汤。

在船上工作时,你最害怕什么? 当然是台风。 渔民杨先生今年已近70岁。 和肖先生一样,他已经在海上工作了50多年。 杨先生说:“以前如果不幸遇到台风,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此时,杨先生颇感欣慰:科技发达了。 大约1984年,柴油动力船舶开始流行,渔民不再在木制帆船上工作。 现在很多船舶都配备了空调、电视等设备,船体坚固,抗风能力强。

记者发现,与老渔民交谈时,他们的声音很大,很有力量。 他们告诉记者,渔民说话声音很大,并不是因为他们对人态度不好,而是因为他们以前在海上工作,需要传达信息。 由于没有设备,他们必须大声交流才能听清楚。 老渔民还表示,海上工作也需要团结精神,因为他们的生活紧密相连。

水上“丹家文化”

从前,在广东沿海地区,住着一群乘船而行的人们。 他们以船为家,以捕鱼为业,在潮水退去时唱歌。 他们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习俗和文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仍然保留着独特的渔民文化,从家居摆设到服饰,从渔歌到婚礼,被称为“丹家”。

昔日,博贺港居住着一群世世代代以划船为生的水民。 海上搭设的鱼排,以船为阶。 日出时分,他们乘风破浪,将银色的渔网抛入汹涌的海浪中; 日落时分,他们满载而归。

日新月异,渔民的水上生活形成了独特的渔民文化。 独特的服饰发饰、古老的渔民婚礼、新鲜捕获烹制的海鲜美食、歌颂生命的咸水歌,都体现了丹家对水上生活的不同感悟。

现在丹一家正逐渐离开大海,前往陆地上开始新的生活。 丹家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海边,与海浪搏斗的动荡岁月渐渐褪去,海上的故事也渐渐被海浪隐藏。

作者 admin